發佈日期: 發佈留言

第418章.追和藍雪琪

只差十秒,不,五秒左右,藍雪琪就得以完美戰果,擊潰她煉能力者生涯中的最強對手,摩耶斯!

可是,世事往往就是如此。

致勝一招正要出手之時,散功程序偏要在此刻結束。

絕情劍訣,總算是從藍雪琪的修為當中,被連根拔起了。而隨之而來,她從小所苦練的所有跟絕情劍訣有關連的一切,都通通被拔除或是無效化。

而一劍堂長久以來,都是被絕情系的劍訣主導,身為一劍堂天驕的藍雪琪,自是沒有例外。除了絕情劍訣之外,她對於其他系統的劍訣功法,幾乎是一竅不通。

也就是說,要是把絕情劍訣從藍雪琪的修為中拔走,就等於是把藍雪琪的修為歸零,砍掉重練的意思。

藍雪琪就在最激烈的戰場之上,面對摩耶斯的殊死一擊之際,霎時變回了幾乎等於凡人的狀態。

由於她退化的程度,甚至回到煉能力覺醒之前,因此她身體對於煉能力的承受程度,也變回凡人程度,這樣子,她是完全無法承受天佑同學的巨量煉能力的!

同樣地,藍雪琪亦失去了把煉能力注入情絲劍的能力。

情絲劍失去了感應,春秋劍訣只有被逼截停。

「哇!」天佑同學也是驟然失去平衡,踏著的步法完全亂了,兩人緊抱著摔倒在地上,幸好有天佑同學墊在下方,才不致讓藍雪琪同學受重傷。

「雪琪,你沒事麼?」

「我沒事!可恨,只差一點點,只差一劍就可以強返他了!」

摩耶斯倒是囂張狂笑了!

「祖狼的庇佑!一定是祖狼的庇佑!我就說嘛,我摩耶斯是要當帝京王者的人,怎麼可能垮在這種地方!哇哈哈哈⋯⋯這小賤人,剛才打得老子幾乎掉了大半條老命,原來是修為崩潰之前的迴光返照!這就好了!你現在不堪一擊,死了就不只是強返,而是永久精神創傷了!天佑啊⋯⋯你要怎麼從我手上保護一個凡人啊?」

摩耶斯乾脆棄劍,把自身的鬥氣,催動到了隨時爆體的境地!

「我就要你親眼看著,自己的女人被爆至永久腦殘,永遠都不認得你的滋味!」

摩耶斯如野獸般撲上來!

天佑同學心裏急了。

目前他要面對的最大問題是,藍雪琪的基本能力掉得太低!即使他動用草根訣守護,再加上不動如山,以及想得到的所有手段,把藍雪琪保護到滴水不漏也好,但或許只是一陣擦過的爆風,又或許是精神稍受衝擊,她就已經無法承受。

剛剛天佑同學才在揶揄刑天缺乏防禦手段,但從目前的處境看來,天佑其實也是一樣。

他所有的防禦手段,其實都不適用於保護完全沒有煉能力的凡人。

藍雪琪同學是絕對不能在他手上有任何的閃失啊!

「豈有此理!赤城劍訣!」

天佑同學把一對情絲劍都收回來,改以赤劍出鞘飛出,朝著撲來的摩耶斯不住狂劈!

「哇哈哈哈!你急了吧?你害怕被老子接近了吧?我正是要你急,要你怕!」摩耶斯狼性大發,展現出如野狼般的身法,拉開戰場,在外圍繞圈避過天佑同學的劍,然後,漸漸逼近!

轟隆!轟隆!

只見天佑同學毫不吝嗇地使勁猛劈,每一劍劈落地上,都是掀起大片水花和飛沙走石,把浮空平台都摧殘成廢墟似的!

可是,要轟中一頭執意要迂迴避開的野狼,其實殊不容易!

再加上天佑同學心裏越來越急,而且藍雪琪雖然就在懷中,卻是不堪一擊,他不能夠有任何失誤。

「不如我自殺強返吧!這樣就不會被他威脅到了。」

「不行!這樣太不符合人性了!」

再說,藍雪琪此時連儲物腰帶都用不到,情絲劍又被天佑同學收起了,她想要自殺,也有點難度。

只見摩耶斯已經逼近!

就在此時,追突然現身!

「把藍雪琪同學交給我!我會把她帶到安全的地方去!天佑隊長,你就放心跟摩耶斯決一死戰吧!」

天佑同學還沒來得及反應,追就把藍雪琪帶走了!

他也沒有時間回應。

因為摩耶斯已經撲到了!

「休想走!這小賤人是我的獵物!」

摩耶斯一直都把藍雪琪視作攻擊目標,不管她被誰帶走,他還是會一力的死追!如此,他就對天佑同學露出了大破綻!

「赤城劍訣.第七境界!」

轟隆!

方圓數十米,爆出了大閃光!

正在進入收拾殘局階段的草根戰隊,都被遠處這一波大閃光所震撼到了!

所有仍在戰鬥中的喪屍,都驟然渾身一震;從牠們那毫無理智的呆滯眼神當中,漸漸恢復出人性⋯⋯

「喪屍們都在復原了!」

「難道摩耶斯終於被天佑哥強返了?」

「嗚!」「哇!」不少在喪屍狀態時受傷過重的,變回正常後就即時觸動強返了。即使還剩下命來的,也都不好過⋯⋯

雖然這些恢復正常的同學們,名義上還是屬於摩耶斯戰隊,但是他們都是不情願加入的,因此,這一場戰鬥,應該算是結束了⋯⋯

在大瀑布裏。

追把藍雪琪帶到水簾之後,再張開蓋茲所贈的結界,把兩人包裹在其中。

「應該安全了。我這一道結界,可是出自重煉強者的手筆,憑摩耶斯的水准,絕對是不可能發現的。」

追轉眼看著藍雪琪,對她露出一臉老實的笑容。

藍雪琪卻是抱住雙臂,極之警戒地盯著追。

「藍雪琪隊長,你似乎對我很有成見啊。從霧影雪山那時起,你就是在用這副表情來看我的。」追道。

「你自己知道原因。」藍雪琪冷冷道。

「我自己知道原因?那是甚麼?我完全聽不懂啊!」追無奈地攤著手道,「這一路上以來,我有曾經跟草根戰隊為敵過嗎?我有跟你們當中的任何隊員結怨過嗎?如果有的話,你就當面把我揭穿吧!有嗎?有嗎?」

藍雪琪無法回答。可是她的目光,完全沒有放鬆過一絲戒備。

「沒有,是吧?那就是說,你就是沒由來地討厭我,對嗎?你這是在瞧不起我嗎?啊?」

追的情緒漸漸激動起來。他向藍雪琪逼近。藍雪琪退不到兩步,肩膊就碰到了追的結界,腳一跘,就跌倒在地上。

追撲向藍雪琪,抓著她的雙肩,猛地搖晃著!

「高高在上的女神,你是在瞧不起出身低微的我嗎?你在瞧不起在底層苦苦掙扎,好不容易才爬到跟你平起平坐的渣滓嗎?是嗎?」

藍雪琪的額角撞上了結界邊緣,流血了。

啪!

她一巴掌摑在追的臉上。

她冷哼一聲:「我對你的一切都是一無所知,也完全沒有興趣知道。可是我只知道你的一件事⋯⋯」

「那是甚麼?說!」追吼道。

「你一定不是為了救我,才把我囚禁在這裏。」

追的鑑定眼鏡已經瘋狂彈出報喜的訊息:收割成功率,100%。

而且,此女的氣運,有可能超越仲馬兄弟。

要是把她的氣運據為己有的話,那追肯定會突破天際,達到了連奇蹟世代也只能仰視的地步⋯⋯不!或許將會達到史上最強新人的地步!

追忍不出露出勝利者的笑容。他簡直是樂壞了!這種叫作「氣運」的東西,根本就是一種可怕的傳染病:只要身上負有氣運,就會漸漸帶來各種機遇;這些機遇,又每每會增強你的氣運,吸引來更好的機遇⋯⋯

吞食了大小仲馬的氣運後,追的命已直逼頂尖天驕,以為這已到盡頭了?哈!又送來一個藍雪琪!天知道這樣下去,他會不會最後把奇蹟世代的氣運都一併吞了?

「咳嗯。藍雪琪同學,不得不說,你的直覺,果然是十分敏銳。我明明已經沒有露出任何的馬腳,可是依然被你嗅出了我身上的敵意氣息來。對,我是對你心懷不軌!可是像你這種誘人犯罪的尤物,對於我這種識寶之人,又怎麼忍得住不對你下手呢?」

見藍雪琪露出了厭惡的目光,追連忙道:

「不要誤會!我不是色狼,你這樣想,對認真往上爬的我來說,是一種極度的侮辱啊!」

「你到底想要圖謀甚麼?」

「你知道大仲馬和小仲馬,為甚麼會落得如此下場嗎?」

藍雪琪一愣。

「⋯⋯原來是你做的。」

她是無比冰雪聰明之人,一聽,就馬上把所有線索都連繫起來。其實真的一點不難猜,同時跟大仲馬和小仲馬親近之人,而且是外人,就只得追一個罷了!

「你知道我為甚麼會把此事告訴你麼?」追道:「因為我想要讓你明白,藍雪琪隊長啊,雖然你和仲馬兄弟都是天驕,可是天驕之間,也是各有天命!有些天驕,就是作為其他天驕的踏腳石而存在的!要不然為甚麼仲馬兄弟和你,都分別會落入我的手中?因為你們的生存目的,就是要成為我的養份啊!」

追的手中,變出一把銀色匕首來。

「成為我的養份,那當我成為王者之後,你們作為我身體的一部份,也可以分享到我的榮耀。這樣不是很好嗎?我其實是在造就你們啊!」

追的匕首,刺向藍雪琪的心坎!

藍雪琪已無法抵抗,只好閉上眼睛。

「㗅哇!」

噗哧!

 

發佈留言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