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佈日期: 發佈留言

第421章.勾勾手指的約定

「小冥!我對你很不滿意!你最好給我反省一下!」

天佑同學罕有地認真教訓小冥了。

「㗅哇⋯⋯」

小冥竟然也難得地受教了,一點沒有反駁,還覺得自己這次做得不對了。

究竟說的是哪件事?

話說回來,聲稱有「三大天驕氣運加身」的追同學,為何對上天佑同學時,會輸得如此難看,甚至連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呢?

撇除諸如實力等等的一般因素,其實還有一個好像是隱藏,卻是非常明顯的原因。

因為有人在天佑同學面前,欺負雪琪BB!

如果天佑同學是一條龍,藍雪琪同學就是他的逆鱗;要是天佑同學是聖鬥士星矢,藍雪琪同學就是雅典娜女神;假若天佑是李信,藍雪琪就是河了貂(一說是羌瘣)⋯⋯

只要有誰碰了藍雪琪,天佑便是一定會爆發的。

也因此,把以上的因素翻譯成天佑和小冥之間的共通語言,那就是:這一隻是天佑的。

可是,小冥卻是一口把追同學吃掉了。

壞了規矩啊!嚴格來說,天佑同學還沒有真正痛毆過追一遍呢!

「㗅哇!」小冥是說,下一次就讓給你吧。

天佑揮揮手,「算了,你殺還不等於是我殺的?不過就是有點不夠爽罷了。」

天佑不夠爽,小冥可爽了。

小冥吃掉了追同學,雖然追還是可以強返復活,可是同時小冥吞噬掉的血肉,還是算數的。

三大天驕加身,這血肉何等美味啊!

牠的身體正在快速修補恢復中。

藍雪琪頭上還有諸多問號呢。她問道:「剛才到底是⋯⋯」

天佑道:「其實是這樣的⋯⋯」

在追把藍雪琪帶走之後不久,戰鬥回合就已經結束:摩耶斯戰隊滅團,草根戰隊升級。

即是說,當追把藍雪琪帶到瀑布之中,然後用結界囚禁她時,其實戰鬥回合已經結束,正在休整期間。

只因為當時兩人正身處在蓋茲的結界之中,那個結界的效果實在是太好了,以至於連系統提示訊息都隔絕了;就連浮空平台從第六層升到第七層,兩人也沒有察覺到。

小冥和高伊三武侍,跟天佑同學都是有著靈魂連繫的,雖然說未至於可以像Line般對話留言那麼誇張,可是遇到了緊急事件,知會一下對方還是可以做到的。

追竟然企圖加害藍雪琪這件事,馬上透過三武侍心裏生起的危險感,而傳送到天佑同學那兒。這表示危險的訊息,其重要程度,是遠遠超過在榮譽學季被強返這種規則之內的事,而是「真的出事了」!

「正值休整期間,到底能出甚麼意外?」草根戰隊眾人都在撓頭。

「三武侍不是跟小冥一起去找雪琪嫂子麼?難道是嫂子她出事了?」刑天道。

倒是波波夫忍不住說話了。

「本來我不想插口進你們香山分校內部的事情,可是你們不覺得那個叫「追」的人,很有可疑麼?」

「追同學?」這個時候,即使連天佑和刑天,都還是把追視作同伴呢。畢竟大家從入學測試時起就認識,還經歷過一同奮戰「異界盗匪艾拉」一役,因此多少對他有點同袍感情啊。

波波夫道:「那我就以一個外人身份,跟你說說我所看到的事⋯⋯」

波波夫也不加油添醋,只是在敘述自從霧影雪山那時,追這個人的動向⋯⋯

天佑問道:「你是說,把大仲馬和小仲馬同學害成這樣的人,就是追?」

刑天搖頭道:「不可能。小仲馬同學出事的時候,跟追不是隊友麼?系統制約,不容許同戰隊成員自相殘殺啊!」

波波夫道:「要是他耍的手段,並沒有觸發系統制約呢?」

雖然單從外型判斷,波波夫並不是一個智力型的煉能力者,可是身為天驕的視野和哥薩克人的冷靜,還是令他具備非常尖銳的洞察能力。

這就能解釋到,為何高伊三武士會在休整期,向天佑傳來危險的訊息了!

天佑同學的第一個反應,就是趁在下個回合沒有開始前,先把追踢出戰隊!讓小冥和高伊三武侍可以隨時出手,應付突發情況。

「下一個回合快要開始了!你們都留在大隊預備戰鬥,讓我趕過去就好!」

天佑同學於是便隻身前去,探個究竟!

在天佑趕去的途中,下一個戰鬥回合就開始了。也因此,和追的戰鬥,已經合法了。

其實,在把追踢出戰隊,容許小冥和三武侍可以出手之後,天佑同學其實滿以為危險已經解決了。

可是他們都太小看了追的實力!

畢竟,大家都還不了解追的「收割」能力。即使天佑已經知道他就是廢掉大小仲馬的兇手,可是在當時,卻還沒有想到,追已經把兩人的修為和氣運都據為己有了。

看到小冥被擊飛到像顆劃破天際的流星,天佑同學才知道大事不好:一是確認追已經背叛了,二則是在擔心,高伊三武侍也不會是此人對手。

幸好天佑最後及時趕到。

把追強返之後,這個戰鬥回合又莫名奇妙地很快結束,也不知道在外邊的草根戰隊怎麼了,不過總之能夠升級就好。

天佑同學也管不了別的事。

此時重要的是藍雪琪。

「雪琪BB!」天佑同學撲向藍雪琪。

藍雪琪抱著雙臂,踏著輕巧步法避過,讓天佑同學摔了個狗吃屎。即使砍掉重煉,可是步法的底子仍在啊⋯⋯

「雪琪BB!好歹解決了一個大危機,彼此擁抱慶祝一番,不過份吧?」

「可以啊。」

藍雪琪和小冥跟高伊三武侍抱成了一團。她笑著對天佑伸了伸舌頭呢。

「月薪嬌妻也有逢周二擁抱日,我可是不收錢救你一命呢!給我一點酬勞也可以吧?」

藍雪琪真的把一疊現金扔給他。當然是鬧著玩的。

見藍雪琪的心理狀況這麼輕鬆,天佑同學明白到,她已經把散功的事情,看開了。

「雪琪姐姐!你的修為怎麼啦?你的煉能力⋯⋯怎麼都不見了?」

「不會是被那個追⋯⋯」

「不是的⋯⋯」藍雪琪搖搖頭。

三武侍是自己人,藍雪琪也不避諱,把散功重練的事情告知她們。

「重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反正在這個榮譽學季之內,已經趕不及了。所以我將會退出,然後馬上就動身回去浪尖崖。」

這是理所當然的決定。以藍雪琪凡人之身,繼續留在團戰裏,實在是太危險了,也是沒有任何必要的事。

「雪琪姐姐!你的修為還會恢復到跟以前一樣麼?」

夏榮話一出口,就被智孝和雪炫敲頭了。「小孩子亂說話!」

藍雪琪搖頭道:「重新修煉之後,我是不會恢復到跟以前一樣了。」

「吓!」三武侍和天佑都是一張哭臉。小冥也是一樣!

她「嗤」地一笑,道:「可是,我發誓一定會變得比以前更強。絕情劍訣並不適合我的個性,勉強修煉,無法把我所有的潛力都發揮出來。這一次回去,我要跟六師叔她們商量,讓絕情系以外的劍訣重新解禁⋯⋯我要成為推動「改革一劍堂」運動的一員!」

見藍雪琪並沒有因為散功而頹廢,內心依然燃燒著熊熊烈火,天佑同學也就完全放心了。

「嗯,我們會等姐姐回來的。」

「下次再見面的時候,或許是在明年的狀元王挑戰上了?」天佑試問道。

「⋯⋯我盡力趕上。」藍雪琪道。

「那我們一言為定了。勾勾手指吧?」天佑道。

兩人勾著手指,就此訂下了來年再相見的約定。

高伊三武侍也跟著把手指勾進來,小冥也是⋯⋯

臨行之際,藍雪琪當然沒有忘記,把之前追對她暴露出的陰謀,都告知於天佑同學他們。這個時候,天佑和三武侍才真正知道追做過了甚麼好事。

「想不到追竟然是這樣的人。大家都是同學,最多就是把對方強返,何必要把人弄殘呢?」以天佑同學人畜無害的個性,實在很難想到竟然有人會做出這種自私而殘忍的事。

雪炫突然想到:「咦?小冥把追吞噬掉了,那他本來收割了的氣運⋯⋯」

眾人同時看向小冥。

「呃⋯⋯」小冥還在打飽嗝呢。對牠來說,追實在是太美味了,牠還在努力消化著他帶來的養份呢。

冥鬼身上的吞噬功能,到底是怎麼運作的,其實連天佑同學都不太清楚。要是按過去經驗,小冥吃甚麼就漸漸變成甚麼的特性⋯⋯

「⋯⋯我們且看看以後會發生甚麼事好了。」

天佑將大把的發酵凝丹石,以及各種各樣的寶物等等,都直接塞到藍雪琪的儲物腰帶裏。當然也包括了屬於她的那把情絲劍。

「我只要一點發酵凝丹石就好了。其他天材地寶,一劍堂都不缺少,你還是自己留著吧。」

「不行啊,還不夠⋯⋯乾脆我把自己也塞進儲物腰帶裏去好了。你記得回到了自己房間之後,鎖上了門,才把我放出來。不然的話,我有幾條命都不夠被你的師叔們殺的!」

「還在嘻嘻哈哈的。」

藍雪琪在擦眼淚了。天佑身後的三武侍,都已經哭成了淚人。小冥多恨自己流不出眼淚來啊⋯⋯

藍雪琪確認退出團戰。

她的身影正在緩慢地變成透明,在揮著手跟大家道別⋯⋯

「好了,大家都轉身走吧,這樣眼睜睜看著彼此,怪不好意思的。」

在藍雪琪的堅持下,眾人都轉身離去⋯⋯

天佑同學正要步出水簾之時,突然有人從身後緊緊的抱著他!

「新生王戰加油。」

天佑同學轉過頭來,手指輕輕提起藍雪琪的下巴,湊過臉來就要把嘴唇印落到她的唇上。

似有還無的接觸⋯⋯

藍雪琪的身影消失了。

「應該還是沒有碰到吧?」天佑同學嘆了口氣。

而在香山分校的校園裏。

藍雪琪手指摸著自己的嘴唇,滿臉通紅。

「剛才⋯⋯不是碰到了吧?」

此外,在第六層。

「我的匕首呢?我的匕首為甚麼沒有回來?難道還留在第七層?不要緊的,憑我三大天驕加身的氣運和修為,要返回第七層,沒有一點難度⋯⋯咦?⋯⋯喂!」

 

發佈留言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