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佈日期: 發佈留言

第01章 高中老同學

王志強看看手錶,確認約定見面的已經時間到了。

對方選擇的會面地點,是某豪華健身中心的VIP專用房間。這種坐擁全海港景色,另三面牆都是落地玻璃的房間,就只此一間,並不只是有錢就能享用的。

在房間裏面,最先吸引著王志強注意的,是一位穿著洋服的年輕女郎。她倚著透明的玻璃牆壁而坐,剛巧背對著他。

她全身都濕漉漉的,絲襪被汗水浸成了深咖啡色,高跟鞋脫下後隨意側倒在地,而那件薄薄的白色直條紋襯衣,已完全貼緊在那單薄而曲線玲瓏的背上,那背脊貼著玻璃,讓玻璃凝結出一幕曲線玲瓏的霧氣。

王志強好不容易才把注意力從女郎身上轉開,繼續觀察房間裏面的情況。

這VIP房間看起來沒甚麼特別,裏面擺放了完備的健身器材,以及拳擊練習的配套設施。

除了那位熱得快要溶化的女郎之外,還有一位健身教練在場當值。這教練也是汗流浹背,全身肌肉已催谷至青筋浮現。他的雙臂紅腫,收在背後的雙手不住地握緊放鬆,顯然不想被客人看到他狼狽的模樣。

擂台的地上,隨意丟著兩個已被打擊至完全變形的手提護墊。剛才這位教練似乎是戴上這兩個護墊,給客人練拳的吧?

VIP房間的主人背對著王志強。他穿著像潛水衣般的黑色訓練用衣服,豪邁地張開雙腿坐在房間中央,正在舉起面前的重量訓練器材。

教練露出既擔心又驚訝的表情。看來這個男人正在試舉的重量,是連專業教練也難以想像的。

『他……真的就是那個人嗎?』以旁觀者的目光,觀察著這位曾是高中老同學的同齡男人,不自覺地摸摸自己漸漸發福的腹部,王志強覺得自己跟對方的距離非常遙遠。

某人從後拍了拍王志強的肩膊,把他嚇了一跳。

「真是稀客!想不到會在這兒碰到我們的悶蛋王志強啊!」

原來是王志強在商場中的熟人,一位身形看來絕對不像有健身習慣的中年男子。

「怎麼啦小王?人到中年,怕娶不到老婆,終於下定決心要進健身房了嗎?」

「開玩笑!我哪有這個時間!只是有點事情,想要委託專業人士幫忙,正好約在這兒見面而已。」

「VIP房間裏的人?呵……原來你要找的人是高先生嗎?」

「你認識他?這男人常常到這兒來的嗎?」

「他可是這兒的常客呢!幾乎每個人都認識他。」他說,「年輕、充滿自信,身材也鍛鍊得沒話說,最難得的是沒有架子,喜歡結交朋友,而且話題廣闊,幾乎無所不談,很容易就跟他熟絡起來。而且他的人際脈絡極之深廣,也不吝嗇於跟別人分享。就憑他上個月替我穿針引線,才拉到兩個大客注資進我的對沖基金呢。」

「哦?那這位高先生到底是幹甚麼的呢?」

「呵……這就神秘了。聽說這個男人正在幹著一份全世界最刺激好玩,而且賺錢最快的工作,但詳情方面他總是不願多談。既然你將要和他合作,待會兒自己問他就可以了。」

待那中年男子離開了後,王志強把頭轉回來,發現那位全身濕透的女郎正在盯著他看。她偏了偏頭,對他笑了笑,一滴晶瑩的汗珠從她的下頜滴落,沿著脖子直流進胸前的暗影裏,讓一本正經的王志強看了,也不禁吞了吞口水。

女郎以唇形問道:『王先生?』

王志強點了點頭。

女郎打開玻璃門,請王志強內進。他甫踏進玻璃室裏,才驚覺裏面原來另有一番天地。

房間內的氣溫非常高,而且空氣異常乾燥,似乎是在故意模擬沙漠氣候。在這種環境下鍛鍊身體,對心肺機能是個大考驗,不單止會大量出汗,而且也極易疲倦。

王先生只是站著一會兒,已感到呼吸不順,有股想要把領帶解下來透氣的衝動。

雖然有著如此顯著的溫差,但玻璃外牆卻幾乎沒有沾上一點霧氣,似乎房間是為了進行這種環境模擬訓練而特別設計的。

女郎回到自己的位置後,拿起沾濕的筆記本,開始唸著某種像是阿拉伯語系的陌生語言。

背向著兩人的男子,並沒有停止舉重,氣喘吁吁地以同一種語言跟女郎作對話練習。男人一身肌肉異常結實,深刻的紋理透過黑色訓練衣顯露出來。

約五分鐘後,語言課似乎告一段落。男人轉過頭來,跟王志強目光相接時,一雙迸發著激情的眼睛,頓時收歛了光芒,恍惚從某個長期處於危險邊緣的男人,變回多年前穿著高中校服坐在王志強隔鄰的年輕小伙子。

「久等了,王副總。」他笑道,「哦!你還是一點沒變,衣著總是一絲不苟,只是由全套校服變成阿曼尼而已。」

「你倒是完全變了個樣子,高厲行。不過你的眼神,還是和高中時代一模一樣。」

「是嗎?」高厲行聳了聳肩,「那麼,既然是舊相識,我就開門見山吧。被譽為母校十年來最出色的學生,萬年學級第一名的超級高材生王志強同學,有甚麼事情是連你解決不了,需要找我這位手下敗將來代勞的呢?」

「你也不用自眨身價了吧?上課時老是在看課外書,考試從來不刻意溫習的你,也能夠在我們學校長年佔著學級五名之內,這樣才算是高難度呢。」他說,「你有多少本事,我這個老拍檔還會不知道嗎?還記得那次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模擬投資大賽嗎?我們……」

「喂喂,事先跟你說清楚,無論客戶是誰,我可是鐵價不二的。」高厲行說,「不過嘛,付款的方式可是很有彈性的,我們稍後可以詳談。」

「價錢方面不是問題……」這句脫口而出的話蘊含著餘味,王志強有意無意地流露出一種信心不足的語氣。

雖然評價非常正面,但面對一個近乎完全陌生的男人,對於即將交託給他一份極其棘手的任務,王志強的缺乏信心,其實是人之常情。

高厲行把這眼神看在眼裏,卻沒有表示甚麼。他對健身教練打了個招呼,對方頓時鬆了口氣,跑去把氣候模擬系統關掉,改成涼風送爽的一般空調。

上半身已汗濕得完全透出內衣的女郎,也終於鬆了口氣。

高厲行拉下了訓練衣的拉鏈,毫爽地把上衣脫掉。

「呼……好爽。」

女郎把毛巾丟給高厲行,他反手一揮,以近似功夫推手技巧,手腕一帶一甩,便讓毛巾把赤裸的上身包了一圈。女郎丟過去的第二條毛巾,則被他巧手一挑,正好蓋在頭頂上。他絲毫不做作地猛擦著濕透的頭髮。

在這一剎那快速完成的動作裏,令王先生最驚訝的,並非高厲行千錘百煉的身體,也非在脫下衣服時嘩啦地像瀑布般瀉下的汗水,而是遍佈在他身上的大小傷痕。

「高先生。」健身教練朝高厲行拋來一瓶健康飲料。他轉過身來接過瓶子,仰起頭來,好像不用換氣似的,幾大口便把飲料喝光,連一滴也沒有從嘴角流出來。

狠狠地喝光飲料後,高厲行才終於放鬆下來,一股腦兒地坐在沙發上。身旁的女郎也不理會等待著的王志強,先跟高厲行糾正幾個發音錯誤,然後便洗淋浴去了。

王志強正想打開話題,但高厲行似乎仍未準備好。他正眼沒看王志強,逕自從椅子下面拿出另一瓶飲料,也是仰頭一飲而盡。

『跟情報以及我過去的認識都有點不同,這男人似乎不好交際?還是故意裝出來的呢?』

把飲料喝光之後,倒是由高厲行主動打開話閘子。

「……幹我們這一行的人雖然不多,但數目也是成千上百,為甚麼偏要來找我?不會是想要順道和老同學敘舊吧?」

「當然不是。我曾經調查過幾位可能的人選,結論顯示,你是最合適的一位。」

「哦?曾經調查過我嗎?」高厲行滿有興致地抬起頭來,「雖然調查別人是我的工作範圍之一,但我同樣享受成為被調查的對象。說說你知道我多少?」

「嗯……你在高中畢業那年,拉了我們幾位同學參加國際學生投資比賽,結果以極大差距勝出,我們還因此獲得史丹福和哈佛送出獎學金招攬。但你竟然放棄了這個機會,在高中畢業後便突然消聲匿跡。我稍前曾接觸過同屆全部二百二十八位舊同學,並沒有人知道你在高中畢業後的行蹤。」

「這種程度的調查,甚至不用親自出馬,一般私家偵探都可以輕易完成吧。還有嗎?」

「利用私人關係拿不到像樣的線索,我於是把調查方向轉到商業網絡上去。據其中一位向我們大力推薦你的客戶說,你曾經加入過法國外籍傭兵團,活躍於非洲和西亞一帶的戰區,但這傳聞未經證實。」

王先生說到這裏時,想起包裹在毛巾下那傷痕累累的身體……

「嗯,我甚少向別人提起過這段經歷,不錯不錯。」

「我從金融界的朋友們,得到另一個傳聞:聽說你在退役後,擔任某位美國超級富豪的特別助理,並積極參與各種投資活動,累積了極其豐富的財金經驗。幾年前你自立門戶,回到本市開設了一家公司。表面上是以投資顧問為主業,實質上是在替付得起錢的委託人解決各種麻煩問題,業務範圍非常廣泛。」

高厲行點了點頭,示意王志強繼續說下去。

發佈留言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