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佈日期: 發佈留言

第02章 世上最好吃的魚蛋粉

「我們曾經訪問過你的幾位前僱主,雖然他們對於你的任務內容和辦事手法均守口如瓶,卻一律給予極高的評價,認為你是一個『有能力解決各種棘手難題』的人。他們對你的另一個評價是:這個男人做著的是打工仔夢寐以求的職業,他擁有一份世上最刺激好玩,也賺錢最快的工作。」

高厲行在聽著的同時,已喝光了他的第三瓶飲料,「呼……終於喝夠了。」

他把放在沙發旁邊的手提保溫箱子打開,拿出一罐beluga魚子醬。絲毫沒有在意這『黑色黃金』的昂貴身價,他像吃米飯般把兩茶匙滿滿的香濃魚子塞進嘴裏,大咧咧地嚼了起來。

「這些運動飲料喝太多了,嘴巴淡淡的很不舒服。用滿滿一嘴巴的魚子醬來漱口,是最好不過了。」

王志強看著高厲行如此糟蹋珍品,他渾身滲出的汗水要比剛才身處模擬沙漠環境時更甚。魚子醬被譽為是世上最昂貴的食物,而產自黑海的buluga更是當中最名貴的,捧場客都是像Tiger Woods或Beyonce等級數的名人,是屬於王者的美食。這傢伙剛才隨便吞掉的一大口,天知道市價要多少美金啊?

『這種故意炫耀的態度……是試探嗎?』

高厲行若無其事地說道:「既然對我做過這麼深入的調查,那你也多少應該知道,我是一個對工作很挑剔的人。簡單來說,只要我覺得工作好像很有趣,而開價又合理的話,那我就會接下來。反之,要是我對你的委託不感興趣,那就算你將酬金增加好幾倍,我也會拒絕接受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」

『這是什麼態度啊?』王志強聽著有點不滿,但隨後又想這可能是另一次的試探。他於是彬彬有禮地回答道:「一般的顧問工作,找麥肯錫之類的國際顧問公司來做也就可以了。這次特意來找你,是因為這次任務需要面對比較特別的對手,在顧問界無人有成功的把握……再加上任務的內容,牽涉一宗已流傳多年沒法證實的著名傳說,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。」

「小王,經過多年的商場磨練,你的口才進步了不少嘛!」高厲行說,「既然你這麼說,那我們就邊吃邊詳談吧。今天晚上你打算請我到哪兒吃飯去呢?看你似乎並不是個追求享受的人,但也應該知道一、兩處食物好吃,也不怕隔牆有耳的地方吧?」

王先生那彬彬有禮的笑容隨即僵住了。這是高厲行對他所出的另一條題目。

他想了想,突然回憶起某些以前的片斷……

對了,就去那個地方吧。

在某偏僻小巷深處,有著一間燈火通明的簡陋小店。街上泊滿了計程車,店內永遠高朋滿座,座上客超過九成是前來夜宵的計程車司機。一身便服的高厲行坐在其中,心情大樂地吃著他那一碗潮州特產『魚蛋粉』。

「世上最好吃的魚蛋粉,非『華南記』莫屬!我曾經跑遍了潮州,吃過不下數十家老店,就是沒這裏的好吃!」他興奮地拍著王志強的肩膊說,「到外國生活了好幾年後,回來才發現老店已經關掉,以為以後再吃不到華南記的魚蛋粉了,怎知道原來老闆把店子搬到這麼隱蔽的地方!」

「味道跟以前一樣吧?」

「完全一樣!是我多年來偶爾做夢都會夢到的味道!哈哈哈哈……太滿足了!」

王志強道:「當年你為了帶我們吃這裏的魚蛋粉,在大夥兒踢完球之後還要逼我們多走三十分鐘路程到這裏來。如果不是這麼好吃的話,我們早就宰了你啦。」

「哦,你還記得啊?」

「當然記得。被教練評為球隊裏球技最差的高厲行,幾乎從來不練球,但體能和衝刺力卻是全隊最好的,身體反應也絕對不是一個懶惰鬼應有的水平。所以雖然射術很爛,但到最後卻是校際比賽的神射手。」

「哈哈哈……我沒有時間練球嘛。」高厲行說,「足球技巧只在球場上有用,倒不如多鍛鍊基礎體力,應用性還比較廣泛。」

「那也是,如果在高中畢業後不想上大學的話,還可以去當傭兵呢。」王志強說,「你真是個神奇的人物,從沒有想像過跟自己一起長大的都市人,竟然會跑去當傭兵。」

「這個嘛……當傭兵並非我的目標。當中有些緣故……是一個很複雜的故事。」

「雖然在表面上,你已完全融入成為班裏的一份子,但其實你一直都是班裏的異類。要不是曾有機會聽過你的心底話,我根本就無從了解你的為人。」

「哦?那時候我對你說過甚麼?」

「當年我們勝出了那個投資比賽,並獲得了哈佛商學院的獎學金邀請信。當大家都興高采烈時,你卻告訴我你已決定放棄學位。老實說,你當時說的那番話,我到現在仍然沒有忘記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當時你對我說,你從小就立志找一份最好玩、最刺激,也最賺錢的工作。當你衡量過之後,認為進哈佛並不是你真正想要的東西。你不接受成為精英打工仔的人生,因為打工仔始終是打工仔,打工的世界對你來說是太狹窄了。你需要走的是另一條路,一條由你自己開創出來的路。」

「……嘿,當年我竟然說過這麼肉麻的話啊。」

「雖然我對你的現況掌握得不多,只知道是自由度相當大,涉獵非常廣泛的工作……你日子應該混得相當不錯吧?」

「托賴了。靠著老客戶的口碑,雖然生意不多,但因為都是麻煩的任務,所以收入還可以。」高厲行說,「當你們收到了我的帳單後,就會知道其實我賺的都是辛苦錢,利潤微薄啦。」

「哈、哈哈哈……」王志強勉強附和地笑著。高厲行收貴之高冠絕全行,也是他的前僱主們的一致評價。只是這次任務非同尋常,只要能夠完成的話,就是多昂貴也是值得的。

「別老是在說我的事了,講講你自己吧。你畢業後也混得很不錯嘛,身為大型上市企業的最高管理層,以我們的年紀來說,幾乎是絕無僅有。商業雜誌都說你是城中十大青年才俊之一呢。」

「……嗯,也可以這樣說吧。」王志強把手中的啤酒一飲而盡。

「但是,你似乎並不滿意目前的成就,尤其對最近的事業發展,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。對嗎?」高厲行說,「雖然你現在已成為了企業下一代管理人員中的表表者,但那個高高在上的當權者,似乎正漸漸改變一直以來對你的支持態度。而在同時,某個突然出現的後來者,正在對你目前的位置虎視眈眈……」

「……這是甚麼玩意?」王志強驚訝地盯著高厲行,「讀心術嗎?行為心理學的身體語言分析?」

高厲行沒有回答,只是狡猾的笑了笑。「你老闆林榮富那個吊兒郎當的兒子,在幾個月前終於玩夠了,想要回公司認真做事,大展拳腳一番。所以你漸漸察覺到,一直把你認作乾兒子的老闆,開始產生了親疏有別的想法。」

「……你怎麼會連這種事情都知道?」

「但你跟隨了那個老糊……不,老闆多年,建立過不少汗馬功勞,再加上那兒子多年來臭名昭彰,所以老闆現時還是需要倚重你的能力。正因如此,你為了保住在公司的地位,必需要不斷做出成績。像這次跟非洲c國進行鑽石礦開發的談判,雖然明知道是難啃的骨頭,但你現在已是騎虎難下,非要成功不可了。」

「……果然是很厲害。」王志強禁不住鼓起掌來,「人事問題先擱置不談,c國的鑽石礦開發權談判,確實是我這次專誠找你的原因。有關這個礦區的事情,你在之前已經聽說過了?」

「略有所聞,但所知不多。」

「是這樣的,非洲c國最近突然傳出一個驚世消息:他們發現了一個完全未被開發,比澳洲的argyle mine還要大一倍的超級鑽石礦!而當地政府因為缺乏開採方面的專業技術和資金,正打算公開邀請海外財團投標,跟政府合資開發這個寶藏。」

「但是,鑽石礦的規模大小,並不是衡量其價值的最重要指標。重要的是礦產的質量。」高厲行說。

「沒錯,這正是此神秘鑽石礦的重點所在。」王志強把一張照片遞給高厲行,「這是c國官方隨投標邀請書所附上的照片。」

「血紅色的……薔薇狀結晶形態。」以高厲行的眼界,看著這張照片也不禁嚴肅起來,「這是……鑽石?天然的鑽石?世上從未發現過這種形態的鑽石……不,傳說中似乎……」

「證據確鑿,連鑑定報告的副本我們都收到了。」王志強說,「你相信嗎?那些非洲佬竟然發現了一條天然生成『血鑽薔薇』的礦脈,這可比世上最大的鑽石礦還要值錢十倍!」

高厲行雖然將信將疑,但明顯地,任務所牽涉的事情非同尋常,已引起了他的興趣。

歷史上曾出現過無數有關世界頂級鑽石的傳說,當中產生過很多浪漫的、傳奇的,聳人聽聞的故事。

而有關『血鑽薔薇』的傳說,卻因為它的神祕特質而鮮為人知。

根據最近兩百來的黑市交易紀錄,牽涉『血鑽薔薇』的成交不過三宗,買家從未被確認過,倒是有傳聞美國金融業鉅子J.P.摩根曾經積極搜尋過,但最終卻空手而回。

根據碩果僅存的幾份非官方鑑定報告指出,『血鑽薔薇』是類似石英結晶般的鑽石結晶形態。其天然外表近似一顆盛放的薔薇,加上顏色呈罕見的血紅,因而得名。

由於主流科學無法證明『血鑽薔薇』存在的可能性,再加上歷史上只曾在黑市中出現過三次,所以,迄今仍無法證明『血鑽薔薇』的傳說是真實的。

正因為如此,『血鑽薔薇』在頂尖收藏家之間的地位,是遠遠超過現存已知的所有超級鑽石。

雖然已有近二十年未有流傳出任何有關消息,但『血鑽薔薇』的黑市暗盤價,卻只見節節上升。有人懸紅高價,只為了得到有關這神秘巨鑽的一點點線索……

而如今,此項線索竟然憑空出世。

發佈留言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