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佈日期: 發佈留言

第21章 你是在懷疑總統助理先生?

高厲行慢慢地走到了隊伍的前頭。他以嚴肅的眼神,向剛才站出來安慰眾人的阿拉伯男人稍為示意。

那位穆哈迪的心腹似乎也是滿腹疑團,他看到高厲行或許是個可以交換觀點的人物,便點了點頭,漸漸放慢了腳步。確保沒有礦工頭目在附近,才開始交談。

『在今天之前,你們已經知道,大夥兒為了視察礦區,將要深入叢林並步行如此遠的距離嗎?』

『老實說,這也出乎我們意料之外。』他仍保持著作為主人家的禮貌說,『要是有待慢之處,還請見諒。』

『坦白說吧,其實連你們都不知道,鑽石礦的真正位置,是嗎?因為穆哈迪從來沒有跟你們透露過這一點。』

『……這是國家最高機密,是不可以隨便曝光的。』

『那即是說,要是有人向你們質疑,那個鑽石礦根本是不存在的,你們也不能夠否認了?』

『你……你這是甚麼意思?』男人內心的不安被挑起來了,『你是在懷疑總統助理先生、不,你是在懷疑我國的誠信?』

『作為穆哈迪的私人幕僚兼保鑣,你應該有豐富的從軍經驗吧?剛才那兩記古怪的響聲,你應該聽得出來是甚麼吧?』高厲行說,『連理查.法萊爾的朋友都毫不考慮地乾脆幹掉,這也是在你們的權力範圍之內?』

『……』

『好吧好吧,讓我們轉一轉思考的方向。假使你們的穆哈迪先生當真沒有出賣你們,那有沒有這個可能,連他也不知道我們現在的處境?』

『……我知道了,是d國的游擊隊!這裏本來就是兩國邊境的爭議地帶,外國貴賓根本是不應該進入這兒的!』那男人頓時滲出一身冷汗。『我們……被綁票了。』

就在這時,隊伍前面突然傳來AK47掃射的聲音,以及幾個男人中彈的慘叫聲。對方的身份似乎已經暴露,正與保護視察團的人員駁火。

正當高厲行打算幹點事情時,那位阿拉伯男人阻止了他。「高先生,請協助穩定代表團成員的情緒。保護外國賓客安全是我等最重要的任務,請放心讓我們履行責任。」

高厲行向他點頭示意,打消了插手的念頭,盡力呼籲已亂成一團的企業代表們冷靜下來,好不容易才把隊伍勉強凝聚在一起。

那個阿拉伯男人並沒有跟對方戰鬥的打算,他的任務是要儘量避免外國客人被無辜牽連。他當下做了一個決定:指令他的同伴們全部停火,然後要求跟敵人談判磋商條件。

但對方根本無意溝通,只是露出一副冷漠的表情。所有礦工頭目同時舉起了槍枝,全都指向已懼怕得擁抱成一團的企業代表們。

以阿拉伯男人為首的護衛團,看到敵人的卑鄙手段,自是既驚又怒。那班綁匪變本加厲,把槍管各自對準著企業代表們的太陽穴,示意他們只要露出反抗的痕跡,便逐一殺死人質。

身處於通訊工具完全失效的環境,雙方都是在欠缺支援的情況下對峙,擁有人質的一方自是佔了大優勢。阿拉拍男人自知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,他把談判的針對點改變,要求綁匪們保證所有人質的安全,交換條件是他和同伴們將即時棄械投降,加入成為人質的一份子。

看來地位較高的幾名綁匪頭目,聚在一起商量著甚麼,然後用無線電對講機請示一下。對講機彼端只傳來微弱而簡短的回答。

領頭的幾位綁匪考慮了一會後,向他們點頭同意。

阿拉伯男人於是轉過頭來,說服他的同伴們跟他一起棄械投降。正當他們把最後的傍身武器都丟到地上之後,眾冷漠的綁匪們才慢慢露出了微笑。

微笑漸漸沾上狡獪邪惡的意味,然後變成了大笑,狂笑……他們手上的AK47轉向剛棄械投降的對手,在毫無商量餘地之下,便連環發射。

所有穆哈迪的心腹,都在企業代表團面前被射殺。

根本完全沒有談判的空間。因為他們只是執行上級命令的棋子而已。高厲行感到頭痛了,要是沒能夠找出幕後黑手的話,自己和身邊好幾十名無助的無辜者,只能夠任由對方擺佈其命運。

到底控制著這幫瘋子的頭目是誰呢?

企業代表團被押解往叢林深處,最後抵達一個簡陋的營地。營地內約有五至六幢木造建築物,而且屋頂全都露骨地掛上了鄰國的國旗,綁匪的身份實在顯而易見,在所有人質心裏都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綁匪集團的人數大約有六十人左右,雖然不算太多,但要在這沒甚麼掩蔽物的軍營裏逃出去,難度似乎太高了。

所有人都被集中囚禁在其中一幢木屋內。屋子裏除了兩把椅子外,根本沒有任何傢俱。囚禁方式並不算嚴苛,基本上可以在小屋裏自由行動,但要如廁的話,便需要由兩名荷槍實彈的綁匪帶出屋外解決。

綁匪們把跟穆哈迪有關的人物一概殺絕,但對待餘下的外國人質卻表現克制。在嚴格搜身確認沒有人攜帶武器之後,便沒有對他們使用暴力。就除了對高厲行有點例外。

意識到綁匪們的殘忍之後,高厲行便趁在被搜身之前,就趕緊把隨身攜帶的手機,塑膠外殼手槍和鈦金屬小刀等,都埋在泥土裏。

綁匪們雖然搜不出任何可疑物品,但卻對他過於健碩的身材而有所懷疑。高厲行連忙向他們解釋:「Jacky Chan!健身俱樂部!」,然後誇張地做了幾次舉重的動作。

幸好對方沒有發現高厲行身上的疤痕。但為了保險,他們特意用手銬把他的雙手銬在身前。所以在企業代表團中,高厲行是唯一真正被『綁』的人質。

雖然說人質當中都是缺少運動的行政人員『雖然都擁有昂貴的健身俱樂部會藉』,但以他們縱橫商界多年累積的智慧經驗和自信膽色,是不會甘於乖乖被囚而放棄任何自救的機會。

當驚嚇的情緒漸漸穩過來後,人質們便聯合起來共同思考脫困的方法。

「到底綁匪的目的是甚麼?到底他們想要從我們身上得到甚麼呢?」這是他們的最基本問題。

最直接的猜想,對方應該是為了金錢吧。在非洲人眼中,外國人是很理想的勒索對象。外資企業都願意付出巨額贖金,以求息事寧人。

他們開始試探綁匪們的意願。他們均表示願意儘量合作,甚至還出謀獻計以甚麼把柄來勒索自己公司繳付最多的贖金。為了自身的安全,商業道德之類根本是不值一提的。

但綁匪們完全不為所動。

要是綁匪不想要錢的話,難道是因為政治問題?綁票對方以政府名義請來的外國貴賓,藉此要脅其在邊境爭執問題上讓步嗎?

有企業代表試著抬出自己的政治背景。他們向綁匪保證說,他們企業在歐美大國的國會裏有一定的遊說能力,可以從外交途徑向c國施壓,好讓他們在邊境爭議或其他問題上讓步。一切都可以憑政治遊說和利益交換等得以實現,但前提是雙方必需同意坐在談判桌前。

對方依舊毫無反應。

高厲行眼看著企業代表們屢試屢敗,他最終判定,在如今的處境之下,談判是不管用的。

因為對方根本連考慮條件的意識都沒有。他們的綁票計劃必然有著明確但極度秘密的目標,所以對一切的討價還價都不放在眼裏。

縱觀歷史上所有人質綁票事件的案例,可以很輕易地發現,綁匪能否滿足目標,跟人質是否能夠安全獲釋,是沒有必然關係的。

尤其是當綁架的對象,有可能牽涉到國際政治層面,被捕後判死刑或終身監禁的機會率極高,故以撕票來作為毀滅證據的手段,並不罕見。

再說,綁匪也有可能以逐一撕票的要脅方式,來向談判對手施加政治壓力。那即是說,在現在的情況下,人質的生命安危是全無保障的。

既然被囚在這裏,是無法扭轉命運的話,那唯一的自救方式,只有逃跑了。

發佈留言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